|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到南京理工大学EMBA教育中心
  学院地盘
 南理工EMBA通讯
 友情链接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学院地盘  学员感言
学院地盘
 
传静法师一席谈

紫金EMBA10级夏季班学员:沈宏奇

      近日有幸参加了一场主题为《怎样增进我们生活的幸福》的小型讲座,主讲人为传静法师,现任南京佛教协会会长,南京市政协委员。说是讲座,更像是座谈,因为,传静法师身材瘦小,表情和蔼,动作轻微,声音平静,虽然多数时间是他一人在说话,但在场听者的感觉,自始至终都在和他交谈、交流、交融,身临其境,不分彼此。

      第一眼看到传静法师剃着光头穿着汉服挎着佛珠,独自驾着一辆尼桑轿车风驰电掣而来的时候,有一种古今莫变的恍惚。听了法师的解释,你只能认可他的自然随缘。法师有一年坐飞机到台湾,走出机场,有人惊讶地问:和尚还能做飞机?法师答:和尚为什么不能坐飞机?难道你要让我游泳横渡台湾海峡?好像出家人就不食人间烟火了似的,这完全是误会。和尚尼姑也是人,而且也分别属于男人和女人,他们遁入佛门,只是离开所谓凡世,但并未离开人类生活的地球。从基本生活方式的角度讲,与时俱进的社会口号,对于佛门也同样适用。比如,海尔、惠普、松下等诸如此类,都可以被光明正大地引入佛门。甚至酒肉也不是绝对禁止的,只不过酒不得过量、肉不得直接杀生而已。

      关于杀生,传静大师有这样一番充满睿智而令人捧腹的高论: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当杀生的。比如蚊子趴你身上,你可以行若无事,它吃饱喝足自然会离开。你要是由于某种原因不想让它吸你的血,挥手赶走它就行了,无须打死。否则,即使按尘世理论,你至少有属于防卫过当,防卫过当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老虎吃鸡符合动物界食物链的逻辑规律,但是人要是去打死老虎,就缺乏正当理由了,据最新消息,全世界野生老虎只剩三千多只了……凭什么同样是动物,人类可以繁衍五六十亿,老虎只能有那么几千只?!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始终伴随着这种恶劣情形的是人类发明的漂亮口号:同一个地球,同一个梦想;保护生态环境,保护野生动物。

      说到人类虚伪狡诈,传静大师特地讲了一个故事。有位颇有成就的广告大师去世,来到阴间,阎王问他是去天堂还是地狱,广告大师说只有去看看情况才能定,阎王即命一小鬼带着广告大师去看。天堂这边,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地狱那里,酒肉遍地美女如云。广告大师向阎王回复道:天堂地狱各有千秋,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地狱的生活,我就去地狱吧。阎王问你不后悔,广告大师说决不后悔。小鬼便领着广告大师像地狱走去。刚进地狱大门,扑腾一声,广告大师脚底踩空,跌入深渊,痛苦万分,回过头大叫:阎王我操你姥姥,你骗我,这地狱跟我刚才看的怎么不一样?阎王双手合十曰:善哉,刚才你看的是广告片,你没注意最后还有一行小字:实物与广告有差异,以实物为准。

      谈到宗教的定义问题,传静法师侃侃而谈。主要讲了三点。

      一,汉语词典根据马克思的意思把宗教解释为一种封建迷信、统治者麻醉人类精神的鸦片。这样的解释,是对宗教的曲解,甚至是亵渎。( 笔者查询到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宗教的定义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历史现象,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虚幻的反映,相信在现实世界之外存在着超自然、超人间的力量,要求人们信仰上帝、神道、精灵、因果报应等,把希望寄托于所谓天国或来世。”马克思的原话是“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列宁著作译文是“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蔡元培先生对宗教的解释是“基于对超自然支配力、宇宙创造者和控制者存在,它给人以灵魂并延续至死后的信仰体系”。)

      二,凡是有益于人们身心健康的信仰或者其他形式的活动,都不是邪教。邪教都是诱导人们作恶的,或者危害别人,或者危害自己,比如奥姆真理教之类。与假借宗教的基地组织等犯罪组织相比,依托政治的纳粹、苏联等邪恶国家势力要残忍恐怖得多。(在诗雪看来,希特勒、斯大林、内贾德、金正日这些混蛋,才是真正需要严阵以待的邪教炮制者。)

      三,只有宗教对人的临终关怀,达到了臻于完美的地步。垂死的人,如果没有来世、没有天堂的思想支撑,势必恐惧,势必因为贪生而怕死。而来世与天堂的预期,可以最大限度地冲淡人们的死亡悲哀。宗教的这种力量独一无二,是任何其他意识形态都无法企及的。(我们不敢断言张国荣、安在焕等人自杀是因为其没有坚定的宗教信仰,但是基本可以确信,假如不是宗教承担起了最后的庇护责任,倍受国人宠爱的那缕青藏高原和几乎复活的潇湘妃子势必早已命归黄泉。)

      关于增进生活幸福指数的秘诀,传静大师送给我们三项(不是四项)基本原则:慈悲为怀,规范身心;消除烦恼,息贪嗔痴;不计较、不比较、不怨天、不尤人。

      最后,传静大师特别强调了宗教的神圣生命力: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朝也不过三几百年即灰飞烟灭,唯有宗教,可以广传博爱千年不衰。这对那些总是号称自己最正确最光荣的统治者,是富有启发意义的。当然,既然是最正确最光荣的人,从来都是顽固不化启而不发的。政治层面的爱国爱党都不免失之狭窄,却能够独占强势主流位置;唯有宗教不设前提的博爱可以冲破种种羁绊限制,但它往往面临世俗社会某些特权阶层的打压。缺乏信仰、没有敬畏心理的人很可怕,他们敢于无法无天。所以,人类的悲剧才接连不断。

                                                                                    2010-11-22

 
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教育中心 电话:025-84303900 邮箱:njustemba@126.com
版权所有:南京理工大学EMBA教育中心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苏ICP备0602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