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到南京理工大学EMBA教育中心
  学院地盘
 南理工EMBA通讯
 友情链接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学院地盘  学员感言
学院地盘
 
透析中国足坛

  紫金EMBA10级夏季班学员:沈宏奇

    这里不是笔误,确实不是透视,而是透析。中国足坛已经从里到外彻底赤裸,不需要透视了,根据现在的医学水平,只能透析,拖一天是一天,因为,它显然患上了重度尿毒症。

    宣布共和国成立已经六十年一甲子了,经过二十五万里长征,中国足球沿着赤道整整转了N圈,虽然一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鞭炮齐鸣、掌声如雷,最后的结局无外乎从哪里出发从哪里了结,从哪里站起从哪里趴下。老百姓尤其球迷们没少往里搭盘缠、搭眼泪、搭辛酸。

    中国足坛在千夫所指中,犹如抽丝剥茧般勾勒出了一幅上下内外沆瀣一气的黑幕全景:从作假最前线的球员如阎毅、邢锐,裁判如陆俊、黄俊杰,到外围的牵线人如吕东、丁哲、左文清、王守业,再到居中的操盘手如王珀、尤可为、范广鸣、杨旭,然后是身居足协要职的实权干将如张健强、蔚少辉、李冬生,最后牵出高层大鳄如谢亚龙、南勇、杨一民……这是一幅羞辱了全中国人民、令整个世界震惊的绝对具有中国特色的最新版官场现形记。难怪世界杯夺冠德国三次、意大利四次、巴西五次,而人口比巴、意、德三国总和多出将近五倍的中国,只进过一次世界杯的球场还以零战绩而归!如果说世界杯上的足球,是技术抗衡与体力较量的一个容不得半点沙子的水晶,那么,中国足球,就是一群追腥逐利的无耻之徒们借以升官发财的元宝。

    作为一个渴望自己的祖国繁荣昌盛渴望自己的同胞富裕幸福的中国人,面对中国足坛此情此景,该是什么感觉?我们不无遗憾,我们不无欣喜,我们耳畔响起了隐隐约约的哀乐,我们想伴着哀乐表达出积郁心底的愤怒、悲伤、憎恶和祈祷。

    不容置疑,随着这些大大小小一批一批的蛆虫的落网铲除,中国足坛终究要渐渐跑出或者走出或者爬出阴影,步入新的一页。

    然而,痛定思痛,由此及彼,单单一个足坛天翻地覆弃暗投明,尚不足以让我们高枕无忧一劳永逸。别的坛的情形未必就比足坛好。随便举个例子,比如文坛,一位中国作协的陕西作家说,中国文坛是一艘沉船;一位年轻的自由作家说,中国文坛就是一具千疮百孔的死尸;非著名赛车手韩寒说,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B……

    抛开这些只是泛泛概括的尖锐定论,试举实例。众所周知,郭沫若、巴金、矛盾、老舍、沈从文等人都是才华横溢的文学家,可是,“解放”之后,他们都要么是高居庙堂无所事事,要么是不堪凌辱自杀身亡,总之,整齐划一江郎才尽,再无雨后春笋般或者凤毛麟角般震动文坛的佳作问世。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国文坛圣殿里领取皇粮饱食终日的酒囊饭袋越来越多……毋庸讳言,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这么多的正当壮年的杰出作家都像那滚滚长江瞬间断流,肯定有其深层原因。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我们一般民众不得而知,有待体制内的有识之士予以披露。

    据肾病学专家介绍,尿毒症尚无根治方法,透析只是权宜之计,即使花费巨资换肾,也只能减缓死亡而已。所以,有没有钱有多少钱,是每一个尿毒症患者家属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问题。从法律上说,我们无权对任何患者实施安乐死;从道德上说,我们反对把广大患者家属利益置之度外砸锅卖铁去换得一个垂死者的苟延残喘。

    郁闷。足坛;文坛;鸟坛;粪坛;鬼坛;淫坛;鳖翻坛……可是,乌烟瘴气之中,毕竟透出一丝曙光,躲在华丽大幕后面的高层大鳄正乱作一团,惶惶不可终日。

    期望,期望中国足坛的尿毒症一去不复返。

    期望,期望中国文坛的尿毒症也一去不复返。

    期望,期望中国其他所有坛的尿毒症,统统一去不复返。

                                                             2010-10-3

 
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教育中心 电话:025-84303900 邮箱:njustemba@126.com
版权所有:南京理工大学EMBA教育中心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苏ICP备06022883号